首页 > 学习材料 > 文章详情
2010年第四期(2010年8月)
作者: 来源:本站原创 阅读:2016次 发表时间:2010-09-17 15:26:05.0

总第89期  word版下载

编者的话:《创造丰富多彩的教育教学故事》一文中,作者认为,教育教学活动是一个非常生动而复杂的过程,需要教师以高度的责任感和智慧去面对,需要有很强的应变能力,才能把教育教学故事演绎得丰富多彩,值得我们思考。随着我国基础教育与改革的逐步推进,我国中小学教师管理模式也发生了很大变化,《刚柔相济理念对中小学教师管理的启示》和《教师激励需要多元体系》则分别从不同角度对教师管理、教师激励提出了各自的看法,他山之石值得我们借鉴。而《心理漫谈》栏目则向人们介绍了美国近日的研究成果,他们认为早期同理心的培养可以遏制学校欺凌现象和其他类型的暴力,并介绍了如何培养孩子的同理心,给我们的校园安全教育带来了启示。

教育发展

创造丰富多彩的教育教学故事
杨春茂

  教育的目的是什么?教育的目的不是评判学生好坏,不是筛选"好学生"与"坏学生"。教育的目的是提供资源,使学生能够以健康方式自主地发展自己的身体素质、心理素质、社会功能、知识水平、创造能力。从素质教育的角度分析,教育应当培养人的科学素质、艺术素质、信仰素质、人文素质,也就是人类普遍认同的价值标准:真、善、美、爱。要达到这样的目的,当代教师应当创造性地从事教育教学工作,在教育教学活动中创造出丰富多采、发人深省的故事。下面几则在教育界流行的故事充满了教育智慧,体现了教师的应变能力,给人以启迪。
  故事一:有位特级教师非常注重关注每位学生,当他私下问班上一位学生为什么不主动举手回答问题时,这位学生胆怯地说:"怕答不对被同学笑话。"他告诉这位同学:"以后你有把握回答的问题就举右手,我就叫你,没把握回答的问题就举左手,我不叫你,但让同学们看到你能够踊跃回答问题。"这一做法大大增强了这位学生的学习信心。
  故事二:有位教师讲鲁迅的《故乡》,当念课文念到"老爷"一词时,一位男生响亮地答应了一声,全班顿时哄堂大笑。笑声过后,这位教师镇静地说:"刚才回答的这位同学,对'老爷'一定有深刻的认识,我们请他写篇《什么是老爷》的作文好不好?"全班同学鼓掌同意,两天后,这位经常不交作业的调皮男生交上了认真写出的作文,得到了全班同学的好评。
  故事三:一位教师讲授《木兰辞》时,一位女生提出,古代妇女都缠脚,花木兰肯定是小脚,她怎么可能去打仗?这位教师不知道中国妇女缠脚始于何时,但她谦虚地告诉同学们,这位同学提的问题非常好,我不知道花木兰那个时代妇女是否缠脚,等我查完资料后会给大家一个满意的答案。学生们对教师的谦虚和诚实报以热烈的掌声。
  故事四:一位小学教师上公开课中要提问学生知道家乡有哪些水果,事先指定了几位学生分别回答。第二天上课提问时,一位同学说有梨,另一位同学说有苹果后课堂上再无人说话了。听课的专家很奇怪,再三问:"同学们家乡还有好多好多水果啊,怎么只知道这两种呢?"启发好一阵,一位小男孩战战兢兢地站起来说:"老师,说香蕉的同学没有来。"
  上述几个故事说明,教育教学活动是一个非常生动而复杂的过程,需要教师以高度的责任感和智慧去面对,需要有很强的应变能力,才能把教育教学故事演绎得丰富多彩。
  在信息爆炸的时代,要获得某种先进的教育思想、教育理论比较容易,但要在教师的职业活动中针对不同的教育对象创造富有哲理,给人启迪的教育教学故事,要按教育规律和教学要求随机应变地处理教学活动中的问题则较难。笔者认为,按照教师的职业特性和教师职业道德要求,教师应当注重以下八个方面,演绎丰富多彩的教育教学故事:在对待全体学生的关系上,强调尊重;在对待"有偏差行为学生"的关系上,强调坚守师德底线;在对待教与学的关系上,强调帮助;在教学方法上,强调引导;在对待教师自我发展上,强调总结、反思;从教师劳动对象特点出发,强调赞赏;从学知识与学做人关系来看,教师是学生人生引路人;从教学与研究关系看,强调教师应成为研究者。
  教师是靠教师育人体现自己的人生价值的。教师应当把自己对人生的理解、感悟点点滴滴地渗入教育教学过程,渗入学生的心灵,让学生和自己一同去体味人生、思索人生。(原载于《基础教育参考》2010.7)

刚柔相济理念对中小学教师管理的启示
伏建平 卓娅

  一、刚性管理和柔性管理辨析
  刚性管理起源于泰勒的科学管理理论,是指根据成文的规章制度,依靠组织职权进行的程式化管理。它把人看作是"经济人"、机器的附件,认为只要机械地完成上级下达的任务和指标就行。刚性管理主要是以规章制度来维持组织正常的工作秩序,但忽视了调动人的主观能动性,进而影响工作效率。与此相对的柔性管理源于梅奥的行为科学理论,是指依据组织的共同价值文化和精神氛围进行的人性化管理。其认为人是"社会人",主张充分尊重人的个性与权利,通过共同价值观和心理文化氛围来激发人的积极性和创造性,从而提高生产效率。但实践中由于缺乏必要的制度约束和科学的绩效考核机制,很容易演变成单凭个人印象的"人情化管理"。
  二、中小学教师管理模式评价
  随着我国基础教育与改革的逐步推进,我国中小学教师管理模式也发生了很大变化,由依靠外部政策法规的"依法治校"、到借助内部规章制度的"从严治校"再到倡导以人为本的"人性化管理"等等,所以这些都可以概括为上述的刚性管理与柔性管理两种模式。但是学校不是企业,教师也不是机械生产线上的"产品",而是有思想有活力的人,因此单凭刚性的制度约束或者柔性的人本关怀都无法管理好这个群体,只有使刚性管理与柔性管理结合,二者取长补短,才能实现教师管理的"刚柔相济"。
  三、中小学教师管理面临的问题
  1、管得过严、过死,评价体系亟待改进
  长期以来,在"依法治校"精神指导下,中小学都是以制度对教师进行管理,力求达到"整齐划一"。为了使教学活动"规范化",要求教师课程进度和内容统一,教学方法与步骤统一,作业布置统一乃至教案的格式也要求统一,这种过分"统一"使得教师的工作就像生产线上的工人一样依葫芦画瓢,亦步亦趋不敢逾越规定半步。过程的"规范化"必将导致考核标准的"同一化",硬性的规章制度成了教师绩效考核的唯一尺度,那些形式上一路按照制度走下来的教师,尽管教学没什么起色也会受到表扬,而那些善于创造发挥的教师即使教学出了成果,也往往会被校领导当成"不好管的另类"。尤其是教学考核完全数量化,只看结果,忽略过程,只重成绩,忽视个体及学科差异等。还有学校把学生的学习和日常管理都以目标任务的形式承包给教师,学校再根据相关规定实行日检查登记,周总结公布,月考核评比等等。毫无疑问,这种过死的管理和繁琐的量化,表面上看是"规范化、制度化",但也必将捆住教师的手脚,严重影响其工作热情和工作效率。
  2、管得过松、过柔,"人性化"变成"人情化"
  人性化管理是以严格的规章制度作为管理依据,是要在制度的制定和执行中体现人文关怀,其目的是营造一个宽松和谐的工作氛围,进而调动组织成员的工作积极性和创造性。但是笔者调查发现现在很多中小学对这样管理理念产生了误读,把"人性化"弄成了"人情化",教师的管理甚至学校运作的其他层面基本上都是校领导的"长官意志"在起作用,而明文的规定却成了挂在墙上的摆设。比如为了改变教师收入低的状况,有些学校不但不对教师私自有偿给学生补课的行为加以制止,反而暗地支持这种行为,一些教师公然在学校里开起了小商店,卖给学生烟酒等有损学生身心健康的东西;同事之间为了争抢优秀生源而相互诋毁;更有甚者抛出了"调换座位索要钱财"的荒唐做法。正因为制度执行缺乏力度,近些年来发生的"中小学教师猥亵学生,严重侵害学生权益"的案例才让社会各界对中小学校教师管理产生了严重的怀疑和审视。若抛开规范的制度来奢谈人性化管理,势必会出现无原则的只讲人情和裙带关系的"你好我好大家好"的片面做法,当然也就无法体现评价考核本该有的公正、公平原则。
  3、激励体制不健全,物质与精神不统一
  目前,我国中小学教师激励体制还很不健全。一般而言,地处偏远的农村中小学由于经济不发达和物质条件落后的原因,主要是通过思想政治教育来对教师进行激励,以"太阳底下最光辉的职业"、"园丁"、"奉献精神"等教育信念来调动教师的工作积极性,学校领导也经常讲"教师是一个平凡而又伟大的职业,既然选择了教师职业就要甘于在清贫的生活中做出不平凡的业绩",希望教师"春蚕到死丝方尽,蜡炬成灰泪始干"。而一些大中城市的学校管理者则认为只要教师的工资得到了保障,奖金福利等适时到位,教师就能安心工作,学校的各项工作就能得以顺利开展,相应地,教学质量自然也就提高了。因此,部分校长不是将主要精力放在抓教学工作上,而是忙着外出"拉赞助"、"搞创收",想尽一切办法提高教师的福利待遇而忽视了对教师的思想政治教育,形成本末倒置的奇怪现象。除此之外,受应试教育的长期影响,还有很多学校把"以考带管、以分排队"作为激励教师的唯一手段甚至被作为经验宣传。要想教师能够把全身心都投入到教育事业上,离不开物质激励和精神引导的双重作用,物质上的充裕是干好工作的前提,而精神上的满足更是教师自我实现的高级需要,二者缺一不可。
  4、缺少自我发展平台和积极的文化氛围
  随着中小学新课改的推进,不断提高自身素质的愿望和终身学习的观念已成为广大中小学教师的共识。但由于学校师资队伍薄弱、办学经费紧张、信息获取渠道较窄以及教学任务过重等原因,很多教师从教多年也不能真正有效地进行"充电",即使有一些培训进修、教学研讨、观摩学习的机会,出于个人经济条件差、家庭照顾不到等原因也只好放弃,久而久之,使得学校出现人才断层、青黄不接的现象,最终造成人才严重流失。调查还发现,农村中小学校尤其是一些偏远山区的学习缺少良好的组织文化底蕴,教师也缺乏健康向上的文化生活,校风教风和学风相对较差。教师间的人际交往大多是喝酒打牌之类的活动,有时发展到酗酒赌博更有甚者上课期间也在学校里喝酒打牌。然而很多学校领导对这些情况缺乏敏锐的观察和审慎的思考,有的即使了解发现后也没有向上的生活态度和文化修养,都做不到"学高为师,身正为范",又何谈其用健康的、正确的价值观念来教育引导学生呢。
  四、刚柔相济理念对中小学教师管理的启示
  拿破仑说过:"我有时候像狮子,我有时候像绵羊。我的全部成功秘诀在于:我知道什么时候我应当是前者,什么时候我应当是后者。"这是对刚柔相济形象、直观的注脚。把这种管理理念移植到中小学教师管理领域,要注意从以下几个方面加以考量。
  1、 制度"民主平等",体现人本关怀
  "没用规矩,不成方圆。"制度虽然可以让每个教师都明白自己该干什么,不该干什么,鼓励和提倡什么,反对和禁止什么,但是要想使制度被大多数教师接受并力行,首先要确保制度本身是教师集体智慧的结晶。这就要求尽量让每个教师都能参与制度文本的制定,这样自己制定出的制度对于教师的执行是十分有说服力的;或者将制度的制定公开、透明化,让每个教师都清楚制度的草拟、确定、出台等过程。制定制度的目的不是为了惩罚违规行为,而是让教师能够在制度的约束和指导下开开心心地教书育人,教师生活在学校这个大集体里,就像一家人,管理者应时刻关注每一位成员,想教师之所想,急教师之所急,为他们排忧解难,让他们愉快地度过每一天。每个教师都是极富个性的个体,能力、性格以及视野都有差异,不能人为地给某些教师贴上"不合格"、"没水平"等伤害其自尊心的标签,应以发展的眼光看他们,多一份宽容,少一分挑剔,应以发展的眼光看他们,多一份宽容,少一份挑剔;多一份支持,少一分压制,力求能为每位教师提供施展抱负的空间。
  2、尊重与规范结合,善于协调引导
  尊重是管理的前提,要想教师能够乐于接受学校管理,管理者必须首先尊重教师。要变权力管理为服务管理,充分认识和重视教师在学校管理中的积极作用,以此强化教师的主人翁责任感。但是尊重教师并不等于"放任不管"、"一团和气",而是要让教师不仅认识到规章制度的严肃性和规范性,更要让其明白规章制度是自己工作、学习和生活的必要保障,从而努力把刚性的要求变成自觉的行为。当然,管理中难免会出现问题,虽然有规章制度作为依据,但处理方式却要讲究艺术,要晓之以理、动之以情,用理性分析去启迪引导教师,并在言谈中饱含真诚,让教师既能认识到错误的原因,又能产生情感和心理上的共鸣,从而避免今后再犯同样的错误。尤其在处理教师间、师生间产生的矛盾冲突时,更应讲究艺术。解决教师之间的矛盾,要查明事实真相,把道理讲明、讲透,做到公正合理,不偏不倚。解决师生之间的矛盾,既要维护教师的尊严,又要敢于指出教师的不足。
  3、激励方式灵活,评价体制合理
  教师是社会人,和其他社会成员一样需要生存和发展,这些都需要一定的外在物质条件做支撑,但是单纯的物质激励难以取得好的效果。教师除了物质需求外,更多的是来自精神层面的需要。尊重是激励的基础;宽容是激励的"催化剂";情感关怀更是激励的良方。学校实行人性化管理,要打破传统单靠金钱赏罚的管理方式,要正确处理物质激励与精神激励的关系,了解教师需要的层次特点,从而运用灵活多样的方式来调动广大教师的积极性。
  除了重视激励之外,还应建立一套能够对教师的德、能、勤、绩进行科学客观判断的评价体系。
  (1)单项评价与综合评价相结合。传统的教师评价主要集中在教师教学能力和效果的考核上,对中小学教师而言,就是所任班级的学生成绩在学校内部、全镇乃至全县所排的位置,位置越靠前,评价就越高,就会受到奖励和重用。很显然,这种单项评价是片面不合理的。对教师综合素质和水平的考评应该包括职业道德修养、学科知识与教学水平、文化素养与协作精神、反思与创新能力等多个维度。
  (2)定量评价和定性评估价相结合。定量评价是指以数值标记的形式对评估对象作出直观精细的价值判断,这是教师评价最常用的方式。而定性评估则是以语言描述的形式对评估对象作出模糊粗略的价值判断,如给出优秀、良好、合格的评语。两种方式各有优劣,在实践中应该把定量评估和定性评估结合起来,这样既可以让教师积极发挥自身优势,努力改正不足之处,又可以保护其自尊心不受伤害。
  (3)积极发展教师的自我评价。教师自评主要是指教师在教育教学中通过不断比较和反思来提升自身综合素质的过程。自评使教师由原来消极被动的"受评者"成为积极主动的"评价者",这一转变将极大地激发教师的主体意识,促使其对照评价标准自觉地对自己的工作表现、努力程度等作出客观分析,然后积极借鉴他人经验来不断提高自己。这将对教师的自我反思和专业发展起到促进作用。
  4、培养积极组织文化,提供教师发展平台
  组织文化被誉为一个组织发展的内在驱动力,而团队精神正是这个组织文化形成的支柱。试想一个没有团队精神的学习如何能让所有的教师都以学校的发展为己任?没有团队精神支撑组织文化,何谈让教师自觉自我发展?何谈文化影响?因此,学校管理者应该根据学校的实际和需要创建具有自身特色和独特魅力的学校组织文化,增强教师的"校兴我荣,校衰我耻"的集体荣誉感。马斯洛认为人的需求有五个层次:生理、安全、社交、尊重、自我实现。这就要求学校不仅要重视提高教师的物质生活水平,更要想方设法满足教师的高级精神需求,通过各种途径为教师在专业发展、知识更新、视野开阔、培训进修等方面提供有效支持,再穷也得挤出一部分钱作为教师发展资金。大力开展校际学习交流和校本培训研究,让师德素质高、教学能力强的模范教师起好"传、帮、带"的示范作用。要大胆起用年轻教师,积极培养青年教师骨干,在给他们压重担的同时更要在学习、工作和生活等各方面给予实实在在的帮助和支持,使他们能够在教育事业中实现自己的人生价值和人生理想。

教育访谈

教师激励需要多元体系--访美国田纳西州纳什维尔市教育局局长杰西·瑞杰斯特
郜云雁

  瑞杰斯特曾在美国3所公立学校工作,并有近10年的教育行政管理经验。
  绩效工资应保证基本收入
  背景:为提高教育质量,激励教师投入教学,美国不少州开始实施教师绩效工资制度。美国教师工会强烈反对,担心它会带来教师的相互竞争,以及对标准化考试的过度重视。但民意调查显示,教师绩效工资得到了大多数公众的支持。
  记者:在美国奥巴马政府力推"教师绩效工资"的情况下,您所在的田纳西州是否开始推行教师绩效工资?
  瑞杰斯特:在美国,我们主要根据学生的表现来评价教师的绩效,比如教师绩效中有50%左右要根据学生的表现来确定。该评价体系是从奥巴马政府开始的,各州根据情况有所侧重和不同。像我所在的田纳西州,州长比较倾向于打破旧的评价体系,建立一个新体系。所以,纳什维尔市市长和我们正在共同研究建立一个全新的教师绩效评价体系,参与人员包括教师、校长和相关研究人员。我们希望即将推出的有差别的工资待遇,一方面能激励教师,另一方面又不挫伤教师的士气,即不是任意地改变工资,而是一个科学的改变。
  记者:美国一些教师团体一直反对绩效工资体系,他们认为这样的体系并不能激励教师。如果把教师的所有工作都量化为钱,容易导致教师功利化。对此,您如何看待?
  瑞杰斯特:我个人认为,反对教师绩效工资背后的关键因素是,大家对这样一个评估体系缺乏信心。我本人是支持教师绩效工资的,但前提是我们支付给教师的基本工资一定不能太少,因为这是对教师工作的一种肯定。在此基础上,我们才能进行对教师工作绩效的评估。同时,如果我们仅仅是把学生的成绩、表现和金钱挂钩,那么影响会是非常负面的。我们需要对绩效工资进行准确的定义,即它应该是对教师的奖励和奖金,是对教师额外付出的一种激励和肯定。
  记者:工资差距过大会不会影响教师之间的关系?
  瑞杰斯特:我在做一个学区的学监时,曾采取过一种很有效的方式来提高教师的竞争意识,即奖励一个团队而不是个人。如果一个学校的整体学生学业成绩和表现有所提高,学区就会划拨专项奖励资金。这样既提高了学校的竞争意识,又不会影响学校内的教师关系和气氛。
单一激励体系存在弊端
  背景:最近有美国媒体报道称,美国的教育不公平正在加剧,一个突出的实例就是:越是非洲裔、西班牙裔学生集中的学校,教师的整体水平也越差。如何吸引优秀教师到这些学校任教,是美国公立学校面临的十分迫切的问题。
  记者:您在基层学校和教育行政部门有过多年的实践经验,能否谈谈你们如何解决薄弱学校的师资问题?
  瑞杰斯特:确实,一些薄弱学校很难招到好教师。我们曾尝试采取有区别的工资待遇来吸引好教师,例如通过奖金和绩效工资。这些通过特殊途径招来的教师,要比同一所学校的其他教师工资高。该方法也适用于贫困地区,可以采取发放年终奖的方式来激励这些教师。
  在美国,数学和科学教师非常缺乏,因为相关专业人员很容易找到比教师待遇更高的工作,我们只能用较高的薪水来吸引这些人才,以提高教学水平。
  记者:这样做是否会挫伤其他学科教师的积极性?
  瑞杰斯特:其实,这种区别待遇的绩效工资是由市场需求和供给决定的,其他学科教师一般不会因此而觉得不公平。但是,仅仅依靠这种有差异的工资并不能解决所有问题。我想再次强调,我们必须要保证教师的基本工资不能过低,要能通过收入反映出教师的社会地位,并传递这样的信息:我们非常重视好教师。在此基础上,我们会根据绩效奖励那些做得更好的教师。执行绩效工资时,有些情况可能会让教师感到不公平或者不合理,比如只有有限的的奖励名额,这会导致一些教师即使付出很多,也没有机会获得奖金。如果能奖励每一位有进步的教师,没有名额上的限制,就可以更好地促进教师之间的合作。
  记者:与绩效工资相比,有些教师可能更看中职业发展和自身成长,看中相关的培训和学习机会,您是否赞同这种说法?
  瑞杰斯特:职业发展确实非常重要。对我们来说,职业发展和领导力培训是对人力资本的一种投资,是一种整合资源和提高教师素质的最好途径。我们每年都会选派约20位教师去大学进修相关课程。当然,这些教师需要和学校签约,保证至少在学校工作5年。这也说明,仅仅依靠绩效工资不能完全实现激励教师的目标,我们需要多元综合的激励体系。
  用政策吸引教师主动流动
  记者:能否通过相关政策让优质学校的教师流动到这些薄弱学校?
  瑞杰斯特:教师在区域内和区域间的政策性流动,是实现教育均衡和公平的一种途径。但是,我们不赞成"强制性"的教师流动。好的政策性流动,应该是通过多种手段鼓励教师进行流动,让教师主动要求流动。另外,以一个团队的方式流动比单个教师流动更容易获得成功。很多时候,好教师不是为了钱而去教学的,他往往是为了孩子,为了事业。因此,对于教育主管部门来说,应该更多地用激励的方式,避免采用任何强迫性的手段。(原载于《中国教育报》2010.7.13)

教育视野

过早灌输知识伤害创造力

  "为什么我们的学校,培养不出创新式杰出人才?我们是否知道,正好是我们的儿童早期教育领域出了问题1今天,在清华大学举行的"创新人才培养研讨会"上,中国科学技能协会副主席、中国工程院院士韦钰直言,时下幼儿早教领域存在好些个误区,过分强调认知能力的学习,早早地把孩子束缚在了"同一个模子"里……
  5岁不到的孩子,就被要求背唐诗宋词;三、4岁左右的幼儿,满嘴英语论坛),俨然小外国人一个……看着这些习以为常的早教培养方式,韦钰院士很焦急。"科研表白,人脑有着长达20多年的成长发育期。5岁前过分强调'陈述性常识',无疑是对孩子创造力的伤害1韦钰院士阐发,人脑3个最重要的发展期间包括:出生以前,首要由基因和母亲所处的环境决定,由此形成脑布局大体框架;早期(0岁至5岁左右),形成很多自发产生的行为;青少年期间(含青春期,11岁至18岁左右),形成许多认知控制行为。
  "'陈述性常识'对人脑的刺激,在13岁至14岁左右才是最有效的。这也是为什么大部门人都会感到在此期间,脑力处于最旺盛的阶段。"韦钰院士说,5岁之前的孩童,并没有足够的理解能力与持久记忆能力,此时大量的常识性内容灌输,不仅无法对幼儿起到积极影响,反而会影响到未来儿童创造力的发展!(原载于《文汇报》2010.7.2)

儿童零花钱四成挂钩奖学金

  中国青少年研究中心和中国银行日前联合发布的"城市儿童理财状况最新报告"指出,我国多数城市儿童的零花钱充足,其中四成因"学习成绩"因素从家长处获取。
  此次调查涉及北京、上海、广州等10个城市,3000多名三、四、五年级的小学生及其家长、教师参与。调查显示,这10个城市中有16.7%的儿童没有个人积蓄,有17.5%的学生个人积蓄在5000元以上,其余六成以上的儿童个人积蓄在5000以下。
  通过对获得零花钱来源渠道分析,其中因学习成绩占43.1%、生日或节日礼物占35.5%、主动要或家长直接定期给的为38.3%,个人劳动占47.1%。
  中国青少年研究中心副主任孙云晓表示,"用金钱奖励孩子学习成绩非常不可取"。他说,这样会扭曲孩子的学习动机,而在美国、韩国、日本等国家,家长给孩子零花钱多是生日或者节日,很少有与孩子学习成绩挂钩的。(原载于《法制晚报》2010.3.23)

不大的大学

  普林斯顿大学的始创者是曙光长老会的牧师们。尽管神学院早已与大学分离,但闪耀着宗教灵光的马昆德大教堂,却一直巍然屹立在爬满常春藤的校园里,成为这座世界著名学府的标志性建筑之一。
  普林斯顿大学虽为名校,在规模上却是迷你型。发展到现在,它的本科生也不超过5000人,加上研究生也就6000多人。在新泽西州中部普林斯顿这个贵族气息浓厚的小镇上,南北遥对着庞大的费城和纽约,它还真显得有点小家子气。普林斯顿大学虽小,却也是人才辈出。学校出过两位总统和八位诺贝尔奖得主,伟大的科学巨匠爱因斯坦最后的20年,就是在此度过的。
  为了重建世界第三大校园教堂,普林斯顿大学校友募集捐款250万美元,采用了出自宾夕法尼亚州的砂岩和印度的石灰岩。高耸的屋顶幽暗而神秘,一道道弯穹架设两端,所有的天窗上都镶嵌着最珍贵的冰屑彩绘玻璃,描述着宗教故事。而工程全部造价仅为230万美元,以普林斯顿大学的财力而言绰绰有余。
  普林斯顿大学吸收的捐款额度一直在美国排前五名,迄今为止已经收到了将近100亿美元,足以显示它本身的学术感召力和它培养的学子的实力。然而雄厚的经济实力却不用来扩校,那些爬满常春藤的哥特式建筑的沧桑容颜百年未改,就连碧波荡漾的卡内基湖,180年来也是风采依旧。巨额的资金使得普林斯顿大学图书馆、博物馆的藏品之丰富,实验室研究员所设备之先进,师资力量之雄厚,学生奖、助学金之广,就业率之高,就像宏伟的马昆德教堂一样,令人倾心仰慕。
  普林斯顿大学就是这样,外表古朴静谧,内里就像它的教堂一样:精美、富丽、宏大、神圣。它的小巧精致告诉世人:一座大学要构建成人类精神圣殿,并不在于人多势众和虚华繁缛的建筑。(原载于《知识窗》2010.3)

教育时评

日本孩子比中国孩子更真实吗?
王冲

  4月8日,日本青少年研究所公布的一项中日韩美四国高中生的调查显示,日本高中生上课时打盹的比例最高,达45%,而中国学生打盹的仅有4.7%。如果按照一个班50人计算,在日本的高中课堂上22人打盹,而在中国只有2个人打盹。就此,可以轻而易举地得出以下结论:中国的高中生太爱学习了,如报道所言,这充分反映出日本学生对学习的消极态度,中国学生的课堂学习行为是最积极的。
  然而,这个结论和我们所了解的事实相去甚远。经历过高中时代的人大都清楚地知道,无论是重点学校、重点班,还是普通学校、普通班,一堂课上只有两三个同学打盹当是极其罕见的状况。亲戚朋友的孩子有读高中的,也可以当面问问,4.7%的"打盹率"是否可信。
  各大论坛的相关帖子,也对这个超低的"打盹率"表示怀疑。这有两种可能:第一,采样不科学,接受调查的绝大多数是课堂上不打瞌睡的优秀学生;第二,中国学生接受调查时说谎了。
  其实,当一份调查问卷摆在面前,或是接听一个电话调查时,每个人心里都有一个标准答案和诚实答案,具体而言,认真听讲是标准答案,而打盹则是诚实答案。中国的孩子,面对镜头、面对调查往往自觉不自觉地倾向于选择标准答案。因此,可以说,4.7%的中国孩子打盹是标准答案,而45%的日本孩子打盹则是诚实答案。为什么日本孩子更愿意诚实回答问题?这背后有着社会文化、家庭环境和教育体制的多重影响。
  最近一期《南方周末》以《会说谎的作文》为题,报道"中国人第一次被教会说谎是在作文中"。报道引述一位老师的话说:"我布置了一篇题为《老师在我心中》的作文,发现同学们都写女老师小叶,无数惊天动地的壮举,比起孔老夫子有过之而无不及,我和叶老师同事这么久,怎么闻所未闻?孩子们的作文编得越来越离谱了,不是老师得癌症,就是父母死了。假话年年更新。"
  相比而言,日本的孩子表现得更真实。日本父母普遍重视培养幼儿的诚实品德。三四岁的孩子不慎打破了家中的花瓶,如果他勇于将事情和盘托出,不仅不会受到处罚,还会因为诚实而受到表扬。但是如果他拒不说出真相甚至嫁祸于人,则不可避免地会受到重罚,甚至强行要求将其零用钱或压岁钱作赔偿。奖惩如此分明,使得孩子从懂事开始就在心中树立起"以诚实为本"的信念。而在中国,父母更愿意给孩子一个美好的世界。少年作家蒋方舟就说:"撒谎是中国父母的天职,粉饰世界为孩子维系一个无菌环境。"
  有时候,日本孩子的理想就是当个面包师,大人听了也赞许地点点头,而在中国,孩子往往有着宏伟的理想,不这样说就会被大人或老师小小地批评一下。久而久之,标准答案深深地烙在心中。冬奥会上周洋得了世界冠军之后,没有按照标准答案感谢国家,而是说父母可以过上好日子了,这句实话竟然引来全民赞佩,而后被迫改口,足见说实话要倒霉、说假话才能生存的糟糕的社会氛围。
  反观日本,诚信教育几乎贯穿人的一生,在家庭中父母经常教育孩子"不许撒谎";到学校里耳濡目染的也是"诚实"二字;在公司里,"诚信"几乎是普遍的经营理念。
  我曾参加一次中日教育交流会,主持人要求双方列举本国教育的缺陷,中方开始商量说什么,当有人提出校园暴力、不尊敬师长等弊端时,立即遭到反对,理由是国际交往,要维护中国形象,不能"实话实说"。
  谎言重复一千遍,不能变成真理。即使是无害的谎言,也是少说为佳,尤其是接受不记名调查时。(原载于《中国青年报》2010.4.15)

要求"差生"测智商,老师应先测师德
张楠之

  "你的孩子成绩这么差,去医院查查智商有没有问题吧。"近日,北京不少小学生被老师要求去医院接受智商检测。对于检测的初衷,有老师坦承,因为校领导对学校在区里的排名看得很重,智商在70分以下的学生成绩可以不参加班级测评。对此,湖北省教育厅副厅长周洪宇表示:"这种做法是对孩子心灵的摧残。要求孩子做智商检测的学校和教师,不是爱护孩子、教育孩子,而是在为自己的既得利益毁孩子。"(8月16日《检察日报》)
  十年树木,百年树人。将一个孩子培养成人是件辛苦的工作,非一朝一夕之功。但是,各种各样针对老师和学生的考核,诸如班级及格率、优秀率、班级排名等等,使得老师们不再有耐心花费数年之力将差生培养成优秀生,而是转向最简单、快捷的方式,即直接将"差生"剔除出来,囊括在各种"率"的分母之中只剩下优秀生,如此一来,各种"率"自然很高,自己的考核成绩自然靠前。
  在这种情况下,要求学生测智商便是最简单的以科学名义区分"差生"的方式。孩子们紧张兮兮地坐在一个陌生人面前,在规定的时间内答完一套或几套题,回答一些莫名其妙的问题,然后就由这个陌生人给自己的智商打一个分数,而这个分数将决定着自己以后将会受到老师甚至家长、同学的何种对待──这样的方式合理吗?
  当教育工作者失去耐心,当"有教无类"变成了先强行分类然后再教,我们还能指望"树人"吗?当学生的分数成为老师、学校进行各种考核、排名的工具,我们还能指望教育工作者将工作重心放在把一个个学生培养成"人"吗?不能。这些孩子只会被培养成考试的机器,而有些孩子,连成为考试机器的机会也要被剥夺。
  刚刚去世的钱伟长先生,考大学时物理、数学等四科成绩仅仅考了25分,若是按照现在老师们的观点,这样的学生自然应该归入"差生"之列,会被要求去测测智商,然后被赶到冷板凳上。素质教育喊了很多年,分数仍然是学生的命根,不能不说是一种悲哀。什么是素质教育,说到底,素质教育就是"人"的教育,是要将学生教育成"人",而非教育成考试的机器。而"树人",需要的是"百年"之功。我们的教育工作者等得了"百年"吗?
  如果教育失去耐心,必然会出现要求"差生"测智商的现象。一个不容忽视的问题是,同样是法律保障下的义务教育,不同的学生却因为一纸智商测试而享受不同的对待,这些从小就感受到的不公平待遇,会在这些"差生"和享受特殊对待的"优秀生"心中种下什么样的种子?这种状况,可能会为他们成年后产生的种种社会问题埋下孽因。每一个教育工作者和家长,都不可对此掉以轻心。教育主管部门,更不应该放任"测智商"这种怪象的存在。(原载于《新华每日电讯》2010.8.17)

教育应敬畏儿童的自然智慧
刘晓东

  教育市场里许多人吆喝着"千万不要让孩子输在起跑线上",勾引家长掏钱埋单。也有不少家长有这种心态。而两个半世纪以前,法国的卢梭却告诫人们:"不仅不应当争取时间,而且还必须把时间白白地放过去。"他称此为"最重要的和最有用的教育法则"。卢梭说:"你开头什么也不教,结果反而会创造一个教育的奇迹。"其实,卢梭并不是主张浪费童年时光,而是批评那些类似"千万不要让孩子输在起跑线上"的心态。他其实也是主张教育的,他主张的教育是"消极的教育":"你必须锻炼他的身体、他的器官、他的感觉和他的体力,但是要尽可能让他的心闲着不用,能闲多久就闲多久。……所有这些延缓的做法都是有利的,使他大大地接近了最终目的而又不受什么损失。最后,还有什么东西是必须教他的呢?如果延到明天教也没有大关系的话,就最好不要在今天教了。"也就是说,幼小儿童的教育应当有所为有所不为。
  该为的是"培养根器",是保障和促进儿童身心机能的健康发育和成长。不应当将成人认为重要的知识、道德、技能肆意地灌输给儿童。该为的不为,不该为的却肆意妄为,这是中国传统教育的悲剧。"千万不要输在起跑线上"这种心态,会导致杞人忧天而揠苗助长。"千万不要输在起跑线上"这种心态,注定了教育在儿童成长的起点处就偏离了正确的方向,必然因其本末倒置而南辕北辙。
  乔姆斯基在语言学研究中有一种发现:在没有足够语料证据的情况下,人类个体能轻而易举地学会复杂的母语。为什么呢?乔姆斯基试图找寻背后的原因,他将这一问题进一步延伸至认识论领域:在证据材料如此有限的条件下,为什么我们能知道得如此之多。柏拉图也曾有过这样的问题,罗素将其转述为:"尽管人类在其短暂的一生中与世界的接触是如此之少,而他们的知识为什么如此丰富呢?"于是,乔姆斯基便将这一问题命名为"柏拉图问题"。其实这一问题也可以引入教育学领域。
  "柏拉图问题"表明,教育所赋予人的与自然人性(人性)所赋予人的相比,是渺小的;尽管人离不开教育,但是教育在自然人性面前应当保持谦恭和敬畏;教育本身发挥作用也要建立在自然人性的协作和配合上,教育要倚重自然人性并通过自然人性而发挥作用。
  语言是如此复杂,而婴儿用很短的时间便学会了母语,他是在不知不觉中轻松掌握的;年幼儿童一天天长大,他的智慧和见识与日增长,你不能说这是父母或教师的功劳……这是进化历史所赋予每一个人类个体的自然智慧。所以,我说过,儿童是自然之子,儿童是历史之子,教育恰恰应当敬畏儿童的自然智慧,珍视和利用儿童的自然智慧,帮助儿童充分地表达自己的天赋、天性。
  也是在这种意义上,卢梭说儿童是"大自然的学生",成人和老师"只是在大自然的安排之下进行研究,防止别人阻碍它对孩子的关心";也是在这种意义上,蒙台梭利曾指出,"大自然为了保护儿童免受成人经验的影响,而给予能促进儿童发展的内在教师以优先权",每个儿童身上都存在着这样的"内在教师","其教学技巧之高可以使世界各地的儿童都取得相同的成绩"。
  但是,多少成人小觑儿童、轻视童年呀,他们通过各种教育、训练、兴趣班,恨不得让小孩子快速成为一个"懂事"的"有学问"的科学家、艺术家、官员、老板,等等。这对儿童的成长和可持续性发展来说是釜底抽薪,在教育的方向上是南辕北辙、越跑越远。(原载于《中国教育报》2010.5.7)

教师沙龙

教育的幸福指数
蔡福全

  这是老师和学生的对话。
  问:喜欢老师吗?答:喜欢
  问:想当老师吗?答:不想
  问:为什么?答:我们非常尊敬老师,但觉得老师太苦了(想做那样的人,不想做那样的事)。
  学生之所以会出现这种观点,可能与我们工作时,没有把幸福感传递出来有关。教育者如果是在充满激情的情况下去做,而又能表现出幸福感,就会引起孩子的关注和联想,从而产生极大的兴趣。相反,如果这种工作传递出的只是辛苦感,孩子们一般会敬而远之。
  世界著名的教育家乌申斯基说:"教育的主要目的在于使学生获得幸福。"我们在教育孩子的时候,应该进行适时、适度的情感沟通,应该让他们感觉到,我们的付出也是快乐的,这种工作也是幸福的,这种付出的崇高,并不仅仅是因为能够给他人带来幸福,也是因为同时能够给自己带来心灵的满足,带来幸福感。
  不要让教育缺少幸福感,这不仅仅是一种境界,对孩子的成长来说,更是一种责任。教育的人文价值目标是幸福教育。教育的真正目的在于促进个体获得幸福体验,提升幸福意识,发展幸福能力。幸福教育就是以人的幸福情感为目的的教育,它的目标是培养人体验幸福、创造幸福、给予幸福的能力。
  幸福萌发在闪光的智慧里,流露在执着的探索中,呈现在富有创意的成果上。如何让每一位教育人都能成为教育幸福的创造者和传播者呢?
喜欢你的工作。这个基本问题决定了你的工作幸福指数,也是你事业成功与否的关键问题。喜欢你的工作就会敬业、就会善思、就会创新。
  一个人难以把自己不喜欢的工作做好。如果一个人在做自己不喜欢的工作,那么最好的结果也就是零误差,即完成任务不出错。在这个过程中,只有压抑,不会有任何的创新,同时自己的能力也不能够完全发挥出来。如果我们想要事业成功,就首先要爱上自己的工作。
  在社会生活中,个人幸福有赖于团队幸福。一个和谐温馨的教育团队能产生一种凝聚力,使团队成员将个人的爱好、特长和能力发挥尽致,实现1+1>2的效果。同时好的团队,必然要求好的管理者能积极参与团队的建设,发挥模范带头作用,调动团队成员的积极性,营造一种良好氛围,从而影响着团队成员之间的和谐相处,影响着每个人的幸福感,而这一切均在润物无声之中。
  管人要靠引导,管事要靠流程。科学合理、分工明确的工作流程,往往会避免工作无序的烦恼、互相推托的抱怨、相互指责的矛盾,让人心情愉悦地专注于自己的工作,并清楚自己的工作与流程中各相关要素的关系,实现"有序"运行。
  事实上,工作流程实质就是让组织内部形成一种事业与员工之间互动、互利、互相促进的良性循环关系。即:满意→幸福→企盼→价值→满意→……"满意"是"幸福"的基础,对事业的"企盼"是"幸福"的必然结果,而"价值"则是"幸福"的归宿、源泉和动力。
  开展有效的职业生涯规划,有利于团队持续健康发展,是提高工作幸福指数的助推器。职业生涯,是指一个人从事某种职业的整个过程。职业生涯设计就是针对每个人特定阶段的特点和需求,进行个人发展规划,使个人的发展与单位的发展相协调,最大限度地发挥其才能,满足个人成长的需要,实现自我价值。只要你愿意往前扩展并保持向上的心态,就有振奋人心的远景。
  这个过程应该是不断完善自我的过程,不断实现自我价值的过程,这是一个可以充分享受快乐幸福的过程。如果在这个过程中你体验不到工作的快乐,唯一的感觉是工作的苦、累,那除了客观条件外,可能与我们的心态有关,内心充满了太多的不平衡、抱怨、不服气甚至仇恨。因此,改变心态,认同自我价值实现方式是提高工作幸福指数的动力。
  21世纪的教育更倡导创造一种幸福完整的教育生活。现阶段,办人民满意的教育就是让更多的家长为孩子选择良好教育而产生较高的生活幸福指数;让孩子因享受到良好的教育而拥有较高的学业幸福指数;让教师因此拥有较高的职业幸福指数。打造最具幸福感的教育就是要形成最具幸福感的校园、最具幸福感的学生群体、最具幸福感的家长群体、最具幸福感的干部教师队伍、最具幸福感的单位。一句话,就是让我们的教育充满着幸福,更传递着幸福! (原载于《光明日报》2010.8.4)

心理漫谈

同理心:欺凌与暴力的心理疫苗
李茂 编译

  面对校园里越来越多的暴力与欺凌,人们在问:教师能够及时干预,制止学生的欺凌吗?家长能否为遏制孩子的不良行为做更多的工作?能否在儿童的幼年时期便采取预防措施,从而杜绝欺凌分子的产生?
  近日,美国《时代周刊》的一篇文章指出,神经学家、心理学家和教育工作者逐渐达成一个共识,欺凌和其他类型的暴力,能够通过早期同理心(empathy,又译移情、神入、共情)的培养得以遏制。在过去10年,关于同理心--在对方的立场上感同身受的能力--的研究显示,同理心是所有人际社会交往与人的品行的关键。
  没有同理心,我们的社会就不会有聚合力;没有相互的信任,就没有不去谋杀、欺骗、偷盗、撒谎的理由;没有同理心,至多我们都是一个个自私自利的人,最差的状况,我们都是一帮极端反社会的人。
  你可以被培养成一个斯巴达人,也可以被培养成一个雅典人
  文章说,尽管在西方的历史上,人性被视为本质上是自私的,但最近的科学研究告诉我们,事实并非如此。具备同理心的能力被认定为大多数人天生就有,就连其他物种,如非洲的黑猩猩也天生具有同理心,它们会保护受不公正对待的其他同类,如果别的黑猩猩跟他干了同样的活但却没有获得同样的回报,它会拒绝接受它应得的回报。
  人的同理心的最早萌动通常出现在婴儿期:新生儿听到别的婴儿哭,自己也会哭,年仅14个月的幼儿就会主动帮助成年人触拿物品。在为他人提供帮助与妨碍他人的成年人之间,婴儿对前者有着明显的偏爱。
  但就像语言一样,这一先天倾向的发展也会受成长经历的影响。要找这方面的证据,只需回到古希腊,看看斯巴达和雅典的育儿经验。以英勇善战著称的斯巴达人,对统治阶级的男孩养育方式是,将他们置于一个冷酷无情的环境中,7岁的时候便将他们招募进训练营,让他们忍饥挨饿,逼迫他们利用狡猾的诡计去偷取食物,煞费苦心地培养出一代代残酷无情的杀手。
  而在雅典,未来领袖的培养则是通过更加平和与滋养的方式进行,在家跟母亲和保姆在一起,6岁开始学音乐和诗歌。他们成为民主、艺术、戏剧和文化的先锋。"就像杀人可以从小训练一样,同理心也是可以从小训练的。你可以被培养成一个斯巴达人,也可以被培养成一个雅典人--你还可以二者兼备。"普罗维登斯的非暴力研究与实践中心的执行主任泰尼·格罗斯说。
  今天的研究证实了古希腊人的直觉。童年--早自婴幼儿时期--是同理心培养的关键期。研究显示,幼年期遭遇过虐待、疏忽的儿童,年长后变得攻击性强、精神出问题、欺凌他人或被他人欺凌的可能性要比其他儿童大得多,尽管不排除有的儿童有着惊人的韧性和自我康复能力,在经历过这些不幸后仍然发展得很好。
  仅仅是被成人疏忽就可能造成严重的后果。2007年,研究者公布了首个对孤儿院儿童的随机对照研究,结果显示,跟被家庭领养的儿童比起来,在孤儿院里长大的儿童智商较低,身体发育较慢,对人的依恋存在问题,跟情感发育相关的大脑区域的功能也出现了差异。
  机构化培养(孤儿院)的婴儿没有过作为一个充满爱的家庭的注意力中心的体验,照顾他们的是轮换的职工,这些职工注定不可能像父母那样用心。因此,孤儿院里的婴儿缺乏集中的、一对一的关爱和依恋,而这些是婴儿在其极端脆弱的年龄所需要的。由于缺乏这样的体验,他们从小得到的认识是,这个世界是冷酷的,不安全的,不值得信任。他们的情感需求没有得到满足,因而他们理解和认同他人的情感就经常性地出现问题。
  从教孩子理解自己的感受开始
  孤儿院的冷漠气氛可以被视为惩罚的一个极端,在惩罚光谱的另一端,是单纯的儿童管教。研究者认为,朝孩子吼叫,或打孩子,只会带来恐惧,孩子并不理解他们为什么被惩罚。久而久之,体罚的惯用不仅无法让孩子行为变好,还会使孩子的攻击性增加。与其怀着打掉孩子坏行为的想法,不如开启他们同理心和同情心的"开关"。
  换句话说,就是从教孩子理解他们自己的行为和感受开始--这将为他们理解他人的行为和感受提供基本方法。比如,对于一个伤害了他人的孩子,首先应该帮助他"准确认知他们自己在当时的感受"。
  "同理心之根"--一个旨在培养学生同理心的校本课程的创始人玛丽·戈登说:"我们总认为我们应该一开始问'你认为某某人会有什么感受',但其实,你一开始就说'你一定感觉很沮丧',效果会更好。诀窍在于帮助孩子描述他们自己的感受,这样,在下一次类似情况发生时,他们就有了表达的语言。他们在打了别的孩子后可以说,'我打强尼时,我就是忍不住。'"
  在孩子能够理解他们自己的感受之后,他们就离理解他人的感受近了一步,他们就能理解强尼在被打之后很受伤,很难受。这个"开关"是最终促使孩子行为变化的火花。
  不过,仅有对痛苦的理解还不能说就学会了同理心,戈登说,这也是为什么遭受更多痛楚的孩子--比如在家经常性地受虐待--更有可能成为欺凌者的原因。不是说他们不知道被别人伤害是什么感受,而是说,他们学到了以暴力的方式去表达愤怒和主张权力。
  "同理心之根"目前在加拿大的3000所幼儿园、小学和初中以及西雅图的40所中小学实施。在这个课程中,孩子们每个月都会在教室里观察一位父母跟婴儿的互动,去理解同理心是如何建立的。当婴儿哭的时候,"同理心之根"的指导老师会给母亲提供帮助,学生们会思考是什么让这个婴儿感到不舒服,怎样才会让情况好起来。
  指导老师让学生们知道,婴儿哭并不说明他是一个坏孩子,而是说他遇到了问题。通过努力找寻究竟是怎么回事,孩子们学会用婴儿的眼睛来看世界,理解当一个人有某种需求,但又不能明确表达时是什么样子。
  "我们喜欢婴儿出现肚子痛。"戈登说,因为这种情况下,母亲通常会告诉班里的孩子们,婴儿哭个不停会多么让人沮丧和烦躁。这给了孩子们从父母的角度看问题的机会--孩子的行为是如何影响成年人的--这通常是他们之前从来没有考虑过的。"看同理心的养成过程,其中的一个关键点就是站在他人的视角看问题。"戈登说,"在培训这个技能的时候,我们还帮助他们站在其他同学的视角看问题。"
  到现在,前后共有9个对"同理心之根"的研究显示,该课程有助于减少学校里的欺凌现象,有助于促进学生之间的支持性行为。美国的很多学区,包括纽约市学区,最近都表达了实施该课程的兴趣。
  同理心无法教会,但它可以被传染
  如果父母在孩子面前以身作则表现出同理心,他们的同理心会得到进一步的鼓励。如果父母以同情、无私和不做主观评价的态度对待他人,孩子就会跟着效仿。"同理心无法教会,但它可以被传染。"戈登说。
  戈登自己的家庭就是一个很好的例子。戈登出生在加拿大的纽芬兰,生长在一个数代同堂的大家庭里,有四个兄弟姐妹、两个祖父母和一个智障的叔叔--家里还经常接收一些游荡的人,比如没有地方去的未婚怀孕女青年,刚出狱的讨口饭吃的囚犯。戈登的父亲曾是加拿大的劳工部长,母亲是一个画家,她经常跟着母亲一起去访问社区的贫困家庭,给他们带去食物、衣服和取暖的煤。
  一次,小戈登嘲笑并质问一位妇女为什么把煤存放在浴缸里,她母亲对她提出了告诫,但是在私下里对她说的。"母亲从来不会给任何人难堪,对作为一个小孩的我,同样不会给我难堪。她视每个人都有尊严。"戈登回忆说,"在车里,她对我说:'你脸上流露出的表情说明你在评判那位妇女。在她面临的困境之下,她已然作出了她能作出的最合适的决定。你并不了解她的困境。'"
  不是所有孩子都像戈登一样幸运,有这样一位妈妈。但即便是在艰苦条件下成长起来的孩子,如果给予他们足够的帮助,也能让他们"传染"上同理心,这是泰尼·格罗斯在对那些街头帮派小子的工作中得出的经验。
  格罗斯发现,那些跟孩子建立起基于关爱和公正的关系的义工做得最成功。"人是有正义感的。"格罗斯说,这也是为什么当咨询师对他们的行为有一个坚定的立场时,他们能够以不错的表现回应。"我们的孩子们过去都习惯了不公正对待。他们习惯了学校和警局对他们的虐待。但当制约来自一个充满了爱心与关怀的地方,人们就不会认为这是对其正义感的侵犯。"
  格罗斯的项目主要是将那些在帮派中混的男孩和年轻人引入到一群真正值得信任,关爱他们的人中去,为他们提供一个他们在童年时期没有的安全环境。让曾经跟他们一样深受帮派之害,如今已浪子回头的青年给他们当辅导老师,很容易让他们建立起相互理解、相互信任的关系。辅导老师不仅会出现在他们的关键事件中,表达他们的关爱,还为他们组织外出活动。比如去年夏天到附近的海滩去冲浪。那次活动特意将对立帮派的孩子组织在一起,希望借此机会缓解双方的对立,减少日后的摩擦。
  事实上,研究显示,仅仅让孩子在一个友好的环境中接触不同类型的人,就能够提高他们对人的同理心。尽管有的黑帮和反社会凶徒或许永远无法被感化,格罗斯仍然心怀希望。他指着过去20年美国几乎缩减一半的凶杀犯罪率说:"重获新生还是可能的,虽然不容易。"(原载于《中国教师报》2010.5.5)